不容忽视的无性婚姻群体-中国形式婚姻网
  网站首页 >> 不容忽视的无性婚姻群体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网站公告
媒体报道

不容忽视的无性婚姻群体

 加拿大学者安东尼·博格尔特教授研究发现,目前全球存在约7000万的无性婚姻人群,占世界总人口比例的1%。百度百科提供的资料显示,无性婚姻的简称为“xal”和“al”,这三个字母是从无性婚姻的完整英文单词中选出的。无性婚姻是指一些不具有性倾向的人,即不对男性或女性任一性别表现出性倾向的一种倾向,不过无性婚姻是否是一种性倾向到目前为止都还有争议。对男性和女性都持著一种较冷淡的态度,不会对任何一方产生兴趣,但会因自己的性别或日常经历而对某一性别多出一些好感。无性婚姻对人难以产生很多好感,亦不多会出现厌恶。

 

  安东尼·博格尔特发现,无性婚姻者的队伍还在不断壮大,很多大龄单身男女被人误会是同性恋者,其实在这部分人群里有不少人是无性婚姻者,相比找个人草草结婚了事,他们情愿独自生活。

 

  有外媒曾采访一位无性婚姻男子格雷格,我们或许可以从中探寻这类人群的特点和他们所作出的选择。

 

  “无性婚姻者并不等于独身主义者”,在访谈开始前,格雷格马上跟我们澄清了这个定义,“我并没有选择不性交,我只是不想性交!”

 

  格雷格三十二岁,从任何方面来讲都非常健康,绝非不吸引人。六年来,却自愿选择放弃所有性生活,这在任何心理医生听来大概都有问题!而格雷格却自信自己只是在遵从自己天生的性倾向,绝非有什么问题。“独身主义和无性婚姻的区别只是在于欲望。如果你是独身主义者,你只是努力避免去做一件你很想做的事,而我打从一开始就压根不想要这么做!”

 

  就像很多LGBT(指性少数派,包括L女同志恋B双性恋T变性人),格雷格在青少年时代就发现自己与同龄人不同。“大概十四岁时,我的伙伴们开始把自己的满身喷满除臭剂,把头法抿的服服帖帖,只要女孩子一来,就开始大声的自夸起来。倒不是说我很邋遢或者不注意自我仪表,但我梳头就只是为了我自己,而并非为了吸引女孩子。”直至十八岁,格雷格尚且还是处男之身。虽然并非自愿,来自周围人的压力还是他觉得非要行此大礼方才能被当成“人”看。“最终我还是找了一个女朋友,她在我工作的工厂做行政助理。真正的性事并不值得大书特书,但我很享受第二天我去上班时,那种终于融入社会的感觉。”

 

  曾经有几年,格雷格不断地结交女朋友,但总有些不顺心。虽然他的性生活完全正常健康,促使他出去找个女孩的动机却开始衰退。“有一次我跟我的哥们去我家附近的酒吧,那儿有一个女孩整晚都在盯着我看。我却在自我反思:我为什么要过去跟她打招呼呢?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越想得多我渐渐就发现,我需要性只是因为它使我觉得自己被需要,而我自己却并不乐于此事。但只要我有性生活,我就是正常人。”有几个月,格雷格决定不再去寻找伴侣,而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当他遇到了一个自我标榜为无性婚姻的男人时,格雷格意识到他自己也是。

 

  无性婚姻是一种正在快速增涨的性倾向。在一个无时无刻不在向人们宣称性是人生的终极意义的世界里,一部分为数甚众的男男女女,同性恋双性恋或异性恋开始觉得性对他们来说不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数据证明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成为无性婚姻,甚至在完全不了解这个概念的情况下!在关于性倾向的调查中,勾选“对任何性别都不感兴趣”的人数从1994年的1%增加至现在的3%。以此增速,不久之后,英国就会有跟同性恋数目同样众多的无性婚姻者。这股新崛起的第四性潮流跟六十多年前的同性恋运动有关。虽不至于遭受早期同志权利提倡者的磨难,但是偏见仍然是无性婚姻者生活的一部分。“我的哥们们认为我有问题,常常向我推荐伟哥!我的父母因为没有孙子孙女而失望。性就好比是巧克力,当你遇到有人说他不喜欢巧克力,你就会说“什么?!不,你怎么会不喜欢!人人都喜欢!”一些宗教领袖也公开表示反对第四性。一个美国基督教组织最近开始宣称“性是上帝赐予的礼物,是人类存在的基本要素。”一篇发表于全国宗教职业会年刊的文章甚至说无性婚姻者根本就“不是人”。

 

  科学意义上讲,无性通常涉及的是一些植物,蠕虫以及其他不需要性来实现繁殖的生物。当学术团体沉迷于“谁觉得谁有性吸引力和为什么”,大部分科学家都忽视了“不觉得任何人有性吸引力”这个概念。但也确实有一些发表了的关于无性婚姻的研究。九十年代,一份爱达荷州的调查表显示有大概10%的公羊对母羊完全不感兴趣。任何职业牧民也会注意到当公牛被引入牛群时,母牛那种相当漠视的反应。在动物王国中,无性婚姻绝对存在。

 

  但是难道无性婚姻者们不会打算终身孤独吗?格雷格并不同意,“完全没有理由否定我将会找一个女朋友甚至结婚。如果我愿意的话,我相信我一定会有小孩。但那意味着性只是偶尔为之,而不会形成压力。说实话,我真正想要的生活是有一个亲密的伴侣,有点像那些老鳏夫和寡妇之间的关系。与之共享此生,彼此安慰,尊重,但不一定要上床,是男是女也并不重要。当我找到了我的另一半,我会寸步不离的陪伴着他/她,并忠心不二,不管他/她是谁。如果你想想看的话,这完全没有限制。任何年龄的任何人都可能成为我愿意共度余生的另一半!”